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2 May, 2012 | 一般 | (8 Reads)
我一直在想要以怎樣的姿態去完成這一場繁瑣卻又蒼白的訴說。九月,又是一場奔赴,啟程的地方,會有怎樣的繁華景象。 恍然間像是看見四年前的自己,高考剛畢業,也曾瘋過,狂過。也曾想著要上什麼學校,去往什麼地方。可是一切的一切只能成為想過。還記得自己高考結束的幾天之後,大家都想著去那裡玩,報什麼學校,只是一場突如起來的災難就這樣粉碎了所有的qvod所有。於是,志願表是爸爸填的,學校是爸爸選的,成績也是學校打電話告知的,通知書是爸爸拿回來的。只因為媽媽生病了,一整個暑假就在醫院漸漸度過。 還記得要啟程去往新的學校,去往另一個地方的時候,也僅僅是一個背包就從醫院起了身。天才濛濛亮,我就一個人,一個包,獨自奔向一場旅途。沒有埋怨,沒有恐懼,沒有心慌,彷彿真的只是一場單人旅途。 所有的心酸,所有的無奈,所有的結果只能自己默默承受。小時候的磨練已經使我練就了一身銅皮鐵骨,只能自己在夜深人靜的時候獨自呡舔傷口。從此,沒有了夢想,沒有了目標,沒有了方向。一次一次的流離,讓我知道,自己的悲傷只能自己嘗。我不難過,我不埋怨。在這裡,我是悲傷的,因為習慣在文字裡放下所有的防備。可是在現實的生活裡,一場場的角逐已經讓我學會了微笑生活,很多時候一起大笑,很多時候面無表情。我知道,網絡和現實是有反差的,但我也相信無論是現實中的微笑還是網絡裡的悲傷都是真實的,只是我們會很容易記得一些事情,又很容易忘記一些事情。 那些念念不忘的事會在我們的念念不忘中漸漸忘去。 那些以為已經忘記的事會在某年某天某時會突然蹦出來襲擊我們的記憶。 【記憶四散,遊走在愈見蒼白的世界,忘記的,懷念的,都是最美的】 昨日接到一個高中同學的電話,由於信號不好,不鹹不淡的話語,依舊短短續續。 偶然間他問起,你現在還和多少同學有聯繫,某某某你還記得嗎?空氣一下子便沉默起來。偏頭想想,的確,我還能記得多少舊日朋友,那些曾經陪伴度過每個日日夜夜的面容,教室裡一偶的談笑,一起做的練習題,一起開的玩笑話。還記得當時和同學們的關係還都是不錯的,沒有貼心的朋友,但也算聊得來。可是如今,習慣了與世隔絕以後,手機裡還留著的電話號碼,卻從未再撥響過。 或許一直以來,我都是一個淡漠的女子,很容易忘記一些人,一些事。 我不是一個敏感的女子,對於身邊朋友的關心總是疏離且qvod淡漠。在博客裡的孩子們換了名字或者地方,我總是不能夠一眼就認出來,在某些地方碰見,也總是不能察覺。原諒我的不敏感,其實我是一個很笨的人,不能真正瞭解每一個人,那些心情,沒有說清楚的話語我總是感覺不出來。可是相信,我不是有心的。 或許我會改,會用心記住一些東西。或許我改不了,因為生活總是會麻痺我很多的神經細胞。但無論怎樣,都請相信,我是愛著你們的。 【有生之年狹路相逢終不能倖免,手心忽然長出糾纏的曲線,懂事之前情動以後長不過一天,留不住算不出流年】 其實我並沒有想像中愛你,所以放我自由,等待即將出現的男子。 昨日在朋友家,朋友的家人一直在電話裡催促找到合適的男人就嫁了。很多朋友的介紹,家裡的相親,煩亂的讓她有些疲憊。這樣的事情讓她埋怨,為何不早點談戀愛,何至於現在這般弄人,反正遲早是要嫁人的。可是要遇上一個對的人是何其難。現實中的愛情遠遠比想像中的複雜,一個對自己好的人要費盡多大力氣才能找尋。 突然想起上次回家媽媽說的那個男子,原來我也到了要去相親的地步。想也沒想,便推脫了。不是因為傷口還沒好,只是還沒有想到用這種方式去解決自己的愛情。可是朋友的一番說辭,竟讓我動搖,不知這樣的推脫究竟是對是錯。 我應該算是個家人眼中的乖乖女吧,從小到大,都沒有違背過家人的意願,連唯一一次可以自己做主的念大學和工作都是家人一一按排好的。順理成章的去上學,順理成章的去工作。那麼是不是也應該按照家人的意思,順理成章的去找一個家人認為合適的男子。 一直相信,我是沒有愛人的能力的。何況現在的生活,接觸到的男子已是極少了,而自己還不喜歡和男子攀談,所以機會是少之又少。我知道我還沒有到那種剩女的地步,一個人的生活早已習慣,可是愛情與婚姻不僅僅是自己的。媽媽不停的介紹,朋友不停的勸說,使我枉然,是不是真的應該追尋大家的腳步,找一個彼此合適的男子,安然過一生。 放過自己,相信我是可以再度愛人的,相信合適,溫暖的男子才是我的方向。 好吧,放過自己,現在要努力去找尋那個男子,那個寵我,可以給我安靜生活的男子。然後努力去愛。窮其一生。 文章來源:鼠標的部落格 |吳思的BLOG |Bush Beat |故事會·故事中國 |Peggy Phillip dot |醜醜媽媽的部落格 |韓火火 It's Amazing... |小舟心理咨詢熱線 |魏得勝的BLOG |好父母的BLOG |